當前位置︰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  海峽縱橫  > 正文

澳门庄闲游戏平台

日期︰2018-03-20 14:42 來源︰《統一論壇》雜志 作者︰劉紅

字號:      

  中共十九大報告對台論述三度提到要擴大和加強“兩岸經濟合作和文化往來”,三度提到要繼續“推動兩岸關系和平發展”,這已成為新時代對台工作的重要任務。做好這一工作,台灣中小政黨可以發揮應有的作用。對于台灣政局來說,中小政黨成為影響社會民意的眾多火花。對于祖國大陸來說,更是開啟了眾多做台灣人民工作、推動兩岸關系和平發展的管道。

  日趨活躍

  中小政黨是台灣政治轉型的必然產物。蔣經國在生命最後階段啟動“憲政改革”,1987年7月15日“解除戒嚴”前後,實施38年的“黨禁”被沖垮。在此前後,1986年9月28日民進黨闖關成立,1987年8月2日中國自由民主黨、9月13日中國民主革新黨、11月1日工黨和12月25日中國民主正義黨成立,揭開了台灣地區組黨高潮的序幕。到1989年1月,“動員戡亂時期人民團體組織法”實施,規定只要有30個年滿20歲的自由人發起,即可向主管機關申請成立政黨,結社組黨合法化全部完成,台灣進入自由組黨階段。截至2017年8月底,台灣共有324個政黨。中小政黨“組黨熱”一直存在,2016年以來新政黨和全台性政治團體就增加45個。或者說,“組黨熱”在台灣成為一種長盛不衰的社會和政治現象。

  中小政黨面世約30年,雖說沒有國民黨、民社黨和青年黨那樣歷史悠久,但大都伴隨“憲政改革”而起,在迫使國民黨取消一黨專制、推進政治轉型、建立政黨政治制度上出過力。特別是在20年“多黨政治”和9年多“兩黨政治”的建立和完善過程中,中小政黨更是見縫插針,以小搏大,作為積極參與者,在藍綠兩大陣營的激烈較量中,尋找生存和發展空間,發揮著各自的作用。

  在國民黨、民進黨主導的台灣政局中,與擁有47萬黨員的國民黨、擁有40萬黨員的民進黨相比,中小政黨規模都不是國、民兩黨的對手,相差甚大。問題對于中小政黨,黨員隊伍大小很重要,也要看其伸向社會各領域、各角落的政治觸角,更要看中小政黨作為群體在各自活動區以及對于社會成員提供第三種選擇的綜合影響力。如在2016年“二合一”選舉中,有26個小黨及無黨籍238名區域和原住民候選人、112名不分區候選人參選,創下“單一選區兩票制”實施後中小政黨參選民意代表最高紀錄,候選人超過總數(556人)一半,致使選舉無論參選政黨還是候選人都有大幅增加。盡管中小政黨在選舉時收獲不大,僅親民黨、“時代力量”、無黨籍等贏得10席,但也是在立法機構豎起了各自戰旗,在藍綠陣營之外開闢了新戰線。

  在台灣,中小政黨已經走過30年歷程,一邊是確實難以突破藍綠兩大格局,難以開闢新的中間道路;一邊是確實存在中小政黨生存的社會土壤和政治空間。無論是從參選到問政,還是擴大各自影響力看,特別是從兩岸關系與雙方交流交往中的活動和前景看,中小政黨都處于活躍期和發展期。

  主要特點

  中小政黨具有鮮明的政治特色。一是團結。國、民兩黨規模大,政治結構復雜,民進黨分為“基本教義派”和“務實派”,主要有“執政實力派”“新潮流系”“一邊一國連線”“正義連線”和“福利國連線”等派系。國民黨有“本土派”“反‘獨’派”,主要有“世閥、家族、實力、大佬、官二代”等派別。中小政黨基本沒有此類情況,本來就規模有限,黨員人數不多,大都是志同道合者,因此黨內成立派系的可能性不大,領導團結,群體協作,黨內惡斗沒有必要,一般也不會發生。真有認識和主張不同,那就另外成立政黨。此外,黨的理念明確,無論是黨的公共政策還是兩岸政策,基本能夠一致。也就是說,就黨的基本狀況而言,一些能夠正常開展活動的中小政黨比大黨要好。

  二是專一。國民黨、民進黨作為主導政局和各自陣營的中堅力量,代表面廣,涉及社會各個領域,代表不同地區、行業、階層和群體,關鍵不僅是實際影響力遍布軍公教工商農漁範疇,而且成為各類選舉的主要競爭力量。中小政黨則不一樣,相對集中于某個地區、領域和行業,甚至某個大的宗族、某個生活領域和某個文化區域。也就是黨的群眾基礎相對固定,黨的追求目標定向定點,活動區域和政治覆蓋範圍相對明確。近年來成立的一些中小政黨十分活躍,或者說因為在政黨輪替過程中、認真總結藍綠執政的不同經驗教訓後成立的,所以黨的宗旨和目標與現階段政局特點較為接近,或者說開展活動、擴大宣傳更有針對性。

  三是精準。國民黨、民進黨的政治作為都受到限制。國民黨逐漸“本土化”、遠離黨的初心;民進黨無視發展和民生理念,推行“隱性台獨”,蔡英文支持率下跌也不調整。兩黨都是為了鞏固基本盤,都是為了贏得選票,因而限制了各自的行動。中小政黨與此不同,沒有選舉壓力。對于大多數中小政黨來說,贏得選舉不是主要任務,更多是為特定地區、行業、階層和群體各自制定出的政治任務服務。也就是說,在落實黨的理念、開展黨的工作、擴大黨的影響時,不受選舉限制,更加放得開。最為典型的是,自2016年9月3日起,各地民眾開始走上街頭,公開抗議蔡英文當局執政失誤、決策錯誤。這一過程中,中小政黨在各自活動區域和行業中的宣傳、組織起到關鍵作用。

  四是藍綠。藍綠對立也影響到中小政黨的政治立場、主張,中小政黨也存在著“台獨”和反“台獨”兩股陣營。尤其需要指出的是,中小政黨特別是一些比較活躍的中小政黨,如親民黨、新黨、台灣人民最大黨、工黨與台灣工黨、台灣中華統一促進黨、台灣中國民主憲政黨、台灣中華婦女黨和學習黨等,都是接受“九二共識”、維護兩岸關系和平發展的政治力量。中小政黨也被綠營十分看重,最典型的是“台聯黨”和“時代力量”。尤其“時代力量”由2014年3月沖擊和佔領立法機構的一批學生和青年組成,在2016年民意代表選舉中,在民進黨的支持和配合下,贏得3席區域民意代表與2席不分區民意代表,成為立法機構第三大黨。在社會分為兩大陣營的背景下,中小政黨這一情況也不奇怪。中小政黨難以改變台灣政壇的顏色,但可以讓政壇變得五彩斑斕。

  五是不足。中小政黨的問題集中在“小與少”。從中小政黨隊伍看,由于籌建隊伍的領袖、理論和組織人才有限,建黨隊伍圈子不大。即使像親民黨那樣規模的政黨,各類人才也不能滿足斗爭實踐的需要,更不要說其他中小政黨,有不少是由朋友圈、家族圈、同業圈所組成。由于籌建經費不足,主要依靠創黨人的經濟實力,造成隊伍發展、黨的活動有限。人才和經費限制了許多中小政黨的發展,必然造成“袖珍型”黨的隊伍,黨主席一般是“百夫長、千夫長”。對于黨員人數,民國黨稱有20萬、親民黨稱近7萬、“台聯黨”稱1.5萬,應該是有些水分。由于領導層面、黨員隊伍和經費支持上的不足,因而黨的實力有限,活動規模不大,並且不能正常開展活動,當然黨的競爭力、影響力也有限。甚至為數不在少數的小黨,先天不足,出現“泡沫化”,成為“開關黨”。在台灣政壇和社會上,中小政黨能夠定期舉辦黨的活動、保持一定影響力的約有50個。能夠在政治舞台上,在藍綠激烈的較量中起到一定作用的有親民黨、新黨、“台聯黨”、“時代力量”、民國黨和工黨等20個以上。中小政黨無論是個黨,還是群體,在藍綠的夾縫中有起舞的空間,但壯大有難度。

  政治作為

  中小政黨在維護兩岸關系和平發展、推動兩岸交流砥礪前行方面的作用,是由其在台灣政治和社會上的特殊作用決定的。

  維護兩岸關系和平發展上的作用,是因為中小政黨在台灣政壇上具有頑強的生命力和作用力。只要涉及政治、社會、經濟資源分配,中小政黨必然受到藍綠陣營的擠壓。在第三次政黨輪替過程中,就像“時代力量”拉走“台聯黨”的票,同時取決于民進黨的“打壓、讓步還是扶持”的態度。“時代力量”在社會上和政壇上的突起,台北市出現第三勢力執政局面,應該說是民進黨間接扶持的結果,這是民進黨擴大社會基礎、鞏固執政基礎的重要部署。親民黨、新黨和認同“一中憲法”的其他中小政黨,是和國民黨在一個鍋里吃飯,餅沒有大,只是如何分配而已。宋楚瑜在“二合一”選舉中的得票,源于藍營基本盤。這是因為“台獨”和反“台獨”是社會基本矛盾,決定著台灣的政治和社會形態。在這一基礎上形成了藍綠兩大陣營,決定著台灣的政治和社會走向。因此,中小政黨確實不能在台灣政壇和社會上起到“主沉浮、定乾坤”的作用。特別是從檢驗政黨作為大小的主要指標——選舉來講,中小政黨沒有改變選舉版圖的能力。從檢驗政黨作為大小的主要指標——制訂政策來講,中小政黨和在野的另一大黨一樣沒有參與決策的可能。

  問題是台灣作為個人意志極端化的社會,各行各業各領域都有一批追求個人意志和奮斗目標的人,尤其是議政、參政、批評時政的欲望比較強。同時,藍綠兩大陣營對立,沒有壓縮中小政黨生存的空間,社會上流行的對國民黨沒信心、對民進黨不放心心態,需要第三渠道表達。中小政黨則提供了很好的舞台和機會,這是中小政黨長盛不衰的社會基礎和民意需求。兩大陣營較量激烈,面對政治多元的社會和政治構成,都有擴大支持者群體的強烈願望和現實需求。也就是中小政黨成為他們的聯合對象,尤其是中小政黨的呼應和支持,效果不比同一陣營的大黨自己宣傳差。因此,黨外合作、聯合造勢、目標一致成為與大黨組成統一戰線的基調,這是中小政黨長盛不衰的政治基礎和現實需求。社會、民意、政治和現實基礎的存在,是中小政黨頑強生命力和作用力的基礎。

  由于中小政黨政治功能的存在,在兩岸交流上,盡管不能制衡執政當局的兩岸政策,但在實際工作中可以發揮“少而精”的優勢。特別是承認“九二共識”、堅持“兩岸一中”的廣大中小政黨,借助各自的政黨平台和群眾基礎,在台灣可以站在反對“隱性台獨”、糾正執政失誤運動的第一線,可以積極投入到兩岸交流中來。

  政策主張

  中小政黨受制于“台獨”和反“台獨”這一社會基本矛盾的制約,有主張“台獨”的,更有主張反對“台獨”的,在相對活躍的50個左右中小政黨中,與親民黨、新黨等深藍一起,絕大多數能夠堅持反對“台獨”、接受“九二共識”、參與交流交往。

  在維護兩岸關系和平發展、推動兩岸關系砥礪前行方面,中小政黨具有較好的政治基礎和社會優勢。一是堅持一個中國原則與主張兩岸和平統一。台灣工黨的兩岸政策具有代表性、系統性,主張“一個中國”的認知是維護兩岸共存共榮的互動基礎,希望兩岸朝野黨派共同協商議定“兩岸和平發展協議”,確保兩岸中華民族的發展和繁榮。中華統一促進黨更是主張“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強調“台灣應在‘一國兩制’、相互尊重的原則下與大陸和平統一,統一以後整個中國的主權由兩岸人民共享”。中國民主憲政黨提出,要“以和平統一中國為己任,決置個人生死于度外,為實行真正的民主憲政,今達成統一中國的使命”。圍繞一個中國原則和兩岸和平統一,許多中小政黨要比大黨更為明確。既不贊成國民黨的“三不政策”,更是反對民進黨的“隱性台獨”,雖說這些主張並不能得到全社會的認同,甚至也為藍營部分人質疑,但是這說明台灣確實在一些地區、領域、行業中有統派存在,他們堅定地站在兩岸關系的政治制高點上。

  二是主張兩岸關系和平發展。祖國和平統一大業分為兩岸關系和平發展與和平統一兩個階段,現階段是在“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政治基礎上,兩岸關系和平發展。對此,一方面兩岸有過8年的實踐,在國民黨執政期間,和平發展成為兩岸關系發展的主題,經過兩岸共同努力,兩岸關系迎來了半個多世紀以來的最好時期。面對蔡英文當局推行“隱性台獨”帶來的兩岸關系緊張,不少中小政黨和社會各界一起,更加懷念長達8年的兩岸關系和平與發展。一方面在此期間,兩岸關系取得歷史性突破,兩岸交流取得一系列成果。尤其是兩岸“兩會”簽署的23項協議等兩岸交流取得的正常化、制度化和規範化的成就,已經為兩岸社會經濟發展融合打下了很好的基礎。不少中小政黨更是希望通過自身努力,不僅有落實和平發展成果的良好願望,更有取得更多成就的迫切要求。就像台灣人民最大黨強調的,“期盼兩岸永續和平、繁榮發展,心系台灣、胸懷兩岸、放眼世界,服務台灣人民與社會”。台灣中華婦女黨就強調,要發揮政黨力量,兩岸關系密不可分,兩岸要和平,大家才能有安定的生活。

  三是主張兩岸交流。承認“九二共識”和反對“台獨”的中小政黨是兩岸交流的有生力量。早在1991年4月,全國政協邀請工黨主席鄭昭明訪問祖國大陸,鄭昭明成為兩岸交流初期、台灣當局嚴格限制人員往來情況下,首個到祖國大陸參訪的台灣政黨領袖。人民最大黨主席許榮淑,作為民進黨創黨黨員,不顧黨的禁令參加第五屆兩岸經貿文化論壇,後被民進黨開除黨籍。多次參加“交流與共享”會議的台灣工黨主席謝正一,主張兩岸關系的概念不應僅涉及國、共兩黨,應讓兩岸更多政黨共同參與。台灣進步黨認為,“台灣的多元民主,既然都能接受融入世界,沒有不能融入同文同種的大陸之理由”。中華婦女黨把“推動兩岸和平、促進文化交流”作為立黨根本之一,認為“兩岸關系密不可分,兩岸要和平,大家才能有安定的生活,陸配女性都親眼看到兩岸關系變遷,促進兩岸和諧是每一個人的責任”。為此,舉辦過多次包括在祖國大陸的婦女創業研討會,開設婦女創業輔導講習班,分享兩地婦女創業經驗。

  不少中小政黨在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基礎上,為維護兩岸關系和平發展現狀、推動兩岸交流做了很多工作。

  工作要點

  面對蔡英文當局否認“九二共識”、推行“隱性台獨”導致兩岸關系緊張的新形勢,面對國民黨糾纏于“一中各表”和“一中同表”的爭論,不少中小政黨不僅能夠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政治基礎,而且也沒有迎合那些不符黨的宗旨的民意、贏得選舉等政治壓力,在兩岸交流中,因利乘便,因地制宜,能夠發揮更多更好的作用。

  一是定位和方向。中小政黨並不能代表台灣政局的主流力量,也不能決定政局演變的方向,而且也有黨的理論、人才和經費等方面不足,活動數量和規模有限,“袖珍型”“泡沫化”等弱點。但黨的領導團結,群體協作,無論是黨的公共政策還是兩岸政策分歧不大;黨的群眾基礎相對固定,黨的追求目標定向定點,活動區域和政治覆蓋範圍相對明確;落實黨的理念,開展黨的工作,擴大黨的影響時,不受選舉所限制,更加放得開;特別是一些比較活躍的中小政黨,都是接受“九二共識”、維護兩岸關系和平發展的政治力量。也就是說,中小政黨難以改變台灣政壇的顏色,但可以讓政壇變得五彩斑斕;中小政黨不能改變政治格局,但可以讓大黨能量弱化;中小政黨不能主導政局,但可以增加政局演變的影響因素。因此,接受“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廣大中小政黨,從島內的政治作用和政治地位出發,在兩岸關系領域,是維護兩岸關系和平發展、推動兩岸交流砥礪前行的橋梁和紐帶,是開展反“獨”促統工作可以爭取和依靠的力量,是國共交流平台之外的特殊交流載體。

  加強與台灣中小政黨的交流,應該成為對台工作重點之一,在“三中一青”中應該增加“一中”,即“中南部地區、中低收入、中小企業”加上“中小政黨”,變為“四中一青”。關鍵是要像北京市台盟的“交流與共享”那樣,建立與中小政黨交流的正常、專門機制,提供必要的政策和工作支持,做出務實、穩定且長遠的工作安排,打造兩岸交流新平台和新渠道,推動工作持久、深入進行。

  二是工作和重點。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廣大中小政黨,參加兩岸交流的願望較高、興趣較大、干勁較足,雖然黨小,但不缺為民族、為台灣、為同胞干大業做大事立大功的勇氣,懷有推動兩岸交流、發展兩岸關系、推進和平統一的責任感,行動上也有不少新的思路和思維。30年來,中小政黨參與兩岸交流已經取得較大成績,在兩岸間的影響日益擴大。參加“交流與共享”的各政黨都有參加兩岸交流的亮麗成績單。面對兩岸關系新形勢,更好發揮台灣中小政黨參加兩岸交流的積極性,已經成為今後一個時期對台工作重點。

  根據中小政黨“小而精”的特點,發揮中小政黨在兩岸交流中的積極作用,在兩岸交流不斷推進情況下,有利于做台灣人民工作、爭取台灣民心、引導台灣“國家認同”、推進兩岸經濟社會融合工作的展開。有利于“應對多元”。無論是兩岸交流,還是做台灣人民工作,面對的是台灣多元的政治、社會、意識和思維,需要不同平台、途徑、方式和方法,而中小政黨本身就是多元的產物,也是多元的方式存在,通過中小政黨與台灣多元社會可以完成較好的對接。有利于“深入基層”,綠營干擾、阻撓兩岸關系和平發展的論點之一,就是誣稱兩岸交流為權貴所用,就是挑起基層民眾的情緒。中小政黨的工作對象、活動區域、基本政策都是以基層為主,所以借助與中小政黨的交流,可以有助于“深入基層”的落實。有利于“重點突破”。在台灣民意、輿情和認同情況下,面對一些人誤解、歪曲祖國大陸對台政策的現實,只有通過做過細的工作,實現“重點突破”,以點帶面,由面展開,這樣才能提升做台灣人民工作的效果。中小政黨自身也好,政治影響區域也好,可以起到很好的“重點效用”,加強與中小政黨的交流,無疑于重點突破有意義。有利于“融合發展”。在兩岸政治對立難以緩解情況下,發展兩岸關系、推進和平統一的重要途徑之一,就是雙方經濟社會的融合。融合是雙方交流和合作的展開,是雙方經濟、社會和文化效益的不斷增加,是雙方認同、接受和相應調整。中小政黨扎根基層,長期耕耘,與他們的合作過程,應該是融合的基礎性工作。

  積極發揮台灣中小政黨在兩岸交流中的作用,是貫徹中共十九大精神、推動兩岸關系砥礪前行、推進祖國統一進程的需要,具有特殊意義,應該引起大家重視。

相關新聞

友情鏈接

 |  |  |  |  |  |  |  |  |  |  |  |  |  |  |  |  |  |  |  | 

統一之聲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