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  歷史顧往  > 正文

捕鱼游戏双人版

日期︰2017-12-25 15:34 來源︰《統一論壇》雜志 作者︰李細珠

字號:      

  鄭成功是中華民族歷史上一位偉大的民族英雄。在其短暫的38年生命歷程中,鄭成功最為後人所稱道的事業,是打敗荷蘭殖民者,收復中國固有領土台灣,維護了中國領土主權的完整,建立了彪炳千秋的歷史功勛。作為海峽兩岸中國人無比崇敬的一位偉大的民族英雄,鄭成功是當之無愧的。

  一、鄭成功對台灣領土主權的認知

  鄭成功一生的主要事業是抗清復明。從1646年(順治三年,南明隆武二年)海上起兵反清,到1659年(順治十六年,南明永歷十三年)北伐南京失利,退踞廈門,鄭成功轉戰各地,都在與清軍作戰。1661年進軍台灣,原本也是為獲取抗清基地,所謂“我欲平克台灣,以為根本之地,安頓將領家眷,然後東征西討,無內顧之憂,並可生聚教訓也”。然而,攻取台灣不但使鄭成功實現抗清戰略大轉移,而且因趕跑荷蘭殖民者而成就了名垂青史的大事業。

  在驅荷復台過程中,鄭成功表現出強烈的國家領土主權意識。鄭成功率大軍進攻台灣,在抵達鹿耳門的第二天(1661年5月1日),就給荷蘭駐台灣長官揆一等送去書信和告示,宣稱︰

  澎湖群島(Piscadores)距離漳州諸島不遠,因此隸屬漳州;同樣,台灣因靠近澎湖群島,所以台灣也應在中國政府的統治之下;因而,也應該明白,這兩個濱海之地(澎湖群島與台灣)的居民都是中國人,他們是自古就已據有此地,並在此地耕種的人。以前,當荷蘭人的船來謀求貿易通商時,荷蘭人在這些地方連一小塊土地也沒有;那時家父一官出于友誼,指這塊土地給他們,但只是借用而已。……但是現在,我率領強大的軍隊來到此地,不僅要來改善這塊土地,也要在這塊土地上建造幾個城市,開創繁衍一個龐大的人群社區。您閣下也當知道得很清楚,還要繼續佔據別人的土地(那個原本屬于我們的祖先,因而現在屬于我的土地)是不妥當的。這道理,您閣下和貴議會的人(如果足夠聰明)也應當都了解得很清楚。……

  現在,我要來取用我的土地。這塊土地是家父借給荷蘭公司的,對此有誰可以反對?現在我且親自來了,要來改善這塊土地,並且要在這塊土地上建造幾個美麗的城市。因此,現在要想好,並且要迅速地,來向我歸順。

  隨後,鄭成功又不斷寫信敦促荷蘭人盡快投降歸順,並進一步強調說︰“我來此地,不是要來用不公正的態度奪取什麼,只是要來收回屬于家父,因而現在屬于我的這塊土地;這塊土地只是給公司借用的,從未給過公司所有權。這件事,現在無論如何都必須被承認。”他還當面對荷蘭使者說明︰“該島一向是屬于中國的。在中國人不需要時,可以允許荷蘭人暫時借居;現在中國人需要這塊土地,來自遠方的荷蘭客人,自應把它歸還原主,這是理所當然的事。”並且明確表示︰“此來的目的並非同公司作戰,只是為了收回自己的產業。”盡管荷蘭人也曾狡辯,甚至指責鄭成功“入侵是非法的”,但鄭成功不為動搖,“重申他堅定不移的目的是要荷蘭人放棄全島”。鄭成功對荷蘭殖民者發出的嚴正聲明,是其驅荷復台的正當理由。

  鄭成功從中國人最早居住、最早開發利用、事實上佔有台灣的角度——所謂“這兩個濱海之地(澎湖群島與台灣)的居民都是中國人,他們是自古就已據有此地,並在此地耕種的人”,以此來說明台灣應該歸屬中國,相對于荷蘭只是暫時借用作為貿易通商之地來說,無疑具有更加充足的理由。他對荷蘭使者所說“該島一向是屬于中國的”,則明確宣示了中國擁有台灣的領土主權。

  值得注意的是,鄭成功在向荷蘭殖民者宣示中國對台灣領土主權的同時,一再強調台灣是其父親鄭芝龍的產業,只是曾經“給公司借用的,從未給過公司所有權”,因而收復台灣就是收回父親的產業,當然也是收回自己的產業。這個說法的關鍵是,鄭芝龍是否在荷蘭人侵入台灣之前已經開發利用台灣?答案是肯定的。多種史籍記載,早在荷蘭、西班牙入台以前,已有林道乾、顏思齊、鄭芝龍等中國海商集團在台灣建立了海盜式據點。康熙統一台灣後,首任台灣鎮總兵楊文魁記載︰“故明天啟間,海寇顏思齊入巢于此,始有漢人從而至者,後為荷蘭所據。”可見顏思齊早于荷蘭人到台灣。首任諸羅知縣季麒光記載與此類似,有謂︰“明隆、萬間,廣東顏思齊掠而據之,葺草以居。台灣之有中國民,自思齊始。思齊死,歸于紅彝。”藍鼎元則直接點出了鄭芝龍在台灣早期開發歷史脈絡中的位置。他說︰“台地宋元以前,並無人知。至明中葉,太監王三保舟下西洋,遭風至此,始知有此一地。未幾,而海寇林道乾據之,顏思齊、鄭芝龍與倭據之,荷蘭據之,鄭成功又據之。”施瑯說明了鄭芝龍租借台灣給荷蘭的史實。他說︰“鄭芝龍為海寇時,以為巢穴。及崇禎元年,鄭芝龍就撫,將此地稅與紅毛為互市之所。”黃宗羲具體記載了鄭芝龍從中國大陸廣招移民開發台灣的事跡,有雲︰“台灣者,海中之荒島也。崇禎間,熊文燦撫閩,值大旱,文燦向芝龍謀之。芝龍曰︰‘公第听候所為。’文燦曰︰‘諾。’乃招饑民數萬人,人給銀三兩,三人給牛一頭,用海舶載至台灣。令其芟舍,開墾荒土。厥田惟上上,秋成所獲,倍于中土。其人以衣食之余,納租鄭氏。後為紅夷所奪,築城數處︰曰台灣,曰雞籠,曰淡水;此外又有土城數十處。台灣之城……城中紅夷不過千余人,其余皆鄭氏所遷之民也。”可見,鄭芝龍是台灣早期開發歷史中非常關鍵的一環。

  由于鄭芝龍在台灣早期開發史上獨特的位置,所以,鄭成功北伐南京失敗而退踞廈門之際,便有人建議他進取台灣,理由便是收取“故土”。據黃宗羲《賜姓始末》記載︰“成功之敗而歸也,以廈門單弱,為謀所向,中途遇紅夷船,其通事乃南安人也,謂成功曰︰‘公何不取台灣?公家之故土也。有台灣,則不患無餉也。’”在鄭成功攻台之時,台灣的漢人大都是鄭芝龍時期遷來的移民。正是這些漢族移民,曾經給予鄭成功軍隊以有力的支持。當鄭軍在鹿耳門海灣實施登陸時,“隨即有幾千中國人出來迎接他們,用貨車和其他工具幫助他們登陸。這樣,不到兩個小時,……幾千個士兵已經完成了登陸”。鄭軍包圍普羅文查城,切斷其同熱蘭遮城的聯系,“由于得到中國居民中二萬五千名壯丁的幫助,在三四小時內就完成了”。正是得到成千上萬漢族移民的多方面支持,使鄭成功得以長時間圍困荷蘭人的城堡,並最終迫使荷蘭殖民者投降。鄭成功攻取台灣之後所寫《復台》詩有雲︰“開闢荊榛逐荷夷,十年始克復先基;田橫尚有三千客,茹苦間關不忍離。”在第二句“十年始克復先基”後面特別注明︰“太師會兵積糧于此,出仕後為紅毛荷蘭夷酋長弟揆一王竊踞。”可見,鄭成功非常清楚台灣曾是父親的基業,只是被荷蘭人“竊踞”了,因而很自覺地把收復台灣的事業認同于恢復先輩的基業,而這又是他敢于對荷蘭殖民者莊嚴宣示中國領土主權的思想基礎。

  值得稱道的是,鄭成功在驅荷復台中表現出來的國家主權意識,已遠遠超越了同時代人的認知水平,而他對中國領土主權的莊嚴宣示,更表現了非凡的膽識和卓越的戰略眼光。這些都是非常難能可貴的。

  二、驅荷復台的歷史貢獻

  如何看待鄭成功驅荷復台的歷史貢獻?回到歷史現場,拉開歷史長鏡頭,用長時段的眼光來觀察,可以發現︰明清易代之際,台灣的戰略地位從東亞海域國際商貿轉運站轉變為中國東南海疆的藩籬,鄭成功驅荷復台正是這個歷史性轉變的起點。

  歷史地看,台灣在明末清初東亞海域國際通商貿易結構中有著非常重要的地位。明朝政府為了對付“倭患”,曾長期厲行“海禁”政策,只許官方朝貢貿易,民間“片板不許入海”,使中國東南沿海走私貿易盛行,中國海商/海盜與日本商人/“倭寇”遂以台灣(主要在台南和雞籠)為走私貿易重要場所。16、17世紀,隨著新航路開闢、大航海時代的到來,西力東侵,葡萄牙、西班牙、荷蘭、英國等西方殖民者相繼東來,並迅速加入東亞海域激烈的商貿競爭之中,台灣的地位日顯重要,逐漸成為東亞海域國際商貿競爭的中心舞台。荷蘭控制台灣後,曾一度使台灣成為荷蘭對中國、日本、東南亞乃至歐美貿易的一個重要據點,把台灣作為東亞海域國際商貿轉運站的功能發揮得淋灕盡致。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鄭成功驅逐荷蘭殖民者,收復台灣,則使台灣的戰略地位開始發生根本性改變︰一方面使台灣成為明鄭政權經營海上貿易的根據地,繼續發揮台灣作為國際商貿轉運站的功能;另一方面則使台灣成為明鄭政權的抗清基地,也是中國南明王朝東南海疆要地。其第二方面的改變至關重要,既與明鄭政權性質相關,也與鄭成功及明鄭政權在台灣的各項建設相關。

  鄭成功驅荷復台後在台灣建立的政權,並不是獨立王國,實際上是中國南明王朝的一部分,亦可謂南明之余緒,稱其為“明鄭政權”是恰當的,此可以其行政建制為證。事實上,在驅荷復台過程中,鄭成功便開始著力經營台灣。首先是行政建制。“改赤??地方為東都明京,設一府二縣。以府為承天府,天興縣,萬年縣,楊戎政為府尹,以莊文烈知天興縣事,祝敬知萬年縣事。行府尹查報田園冊籍,征納□銀。改台灣為安平鎮。”鄭成功遙奉南明永歷政權為正朔。此所謂“東都明京”,就是南明永歷皇帝的東方首都。這便把台灣納入南明王朝疆土之中,成為其東南海疆前哨。尤可注意者,其府縣建制,正是中國大陸自秦漢以來基層政權形式在台灣地區的首次出現,也是台灣行政機構內地化的典型表征。其次是寓兵于農,實行屯墾制度。允許文武各官及總鎮大小將領家眷,在承天府或其他各地圈地,創建莊屋,開闢田園,“永為世業,以佃以漁及經商,取一時之利,但不許混圈土民及百姓現耕田地”。第三是招來移民,推廣中國大陸先進的農業生產技術。不幸的是,鄭成功在驅荷復台之後不久(1662年6月23日)就去世了。其子鄭經繼承鄭成功的事業,進一步開發台灣。盡管清政府對台灣實行禁海遷界的封鎖政策,但在明鄭政權22年間(1661-1683),台灣社會經濟仍然得到發展,人口也不斷增長。據統計,明鄭時代台灣耕地總面積達30054甲,比荷據時代增加17800甲,擴大1.45倍;明鄭時代台灣漢人人口10-12萬人,與荷據時代漢人人口4.5-5.7萬人相比,增加6萬人左右。奉康熙皇帝之命統一台灣的施瑯曾親歷其地,“備見沃野土膏,物產利溥,耕桑並耦,魚鹽滋生,滿山皆屬茂樹,遍處俱植修竹。硫磺、水藤、蔗糖、鹿皮,以及一切日用之需,無所不有。向之所少者布帛耳,茲則木棉盛出,經織不乏。且舟帆四達,絲縷踵至,飭禁雖嚴,終難杜絕。實肥饒之區,險阻之域。……今台灣人居稠密,戶口繁息,農工商賈,各遂其生。”經過明鄭政權經營開發,台灣已經成為中國東南沿海一個富庶的寶島。

  明鄭政權存在期間,由于南明王朝與清朝對峙,台灣與祖國大陸是分治的。康熙皇帝派施瑯平台,完成了中國領土與主權的統一,最終使台灣成為中國東南海疆的藩籬,成為大一統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康熙統一台灣之後,由于對台灣地位認知的差異,曾經在清政府內部發生台灣棄留問題的爭議。平台主將施瑯上疏力陳台灣棄留之利害,堅決主張留住台灣。施瑯認為台灣的戰略地位非常重要,“台灣地方,北連吳會,南接粵嶠,延袤數千里,山川峻峭,港道紆回,乃江、浙、閩、粵四省之左護”。他主張台灣決不可棄,必須堅守,有謂︰“蓋籌天下之形勢,必求萬全。台灣一地,雖屬外島,實關四省之要害。勿謂彼中耕種,尤能少資兵食,固當議留;即為不毛荒壤,必藉內地挽運,亦斷斷乎其不可棄。……棄之必釀成大禍,留之誠永固邊圉。”于是,康熙皇帝果斷決絕地把台灣收歸清朝版圖,在台灣設立一府三縣︰台灣府,下設台灣縣、鳳山縣、諸羅縣,由台廈兵備道分轄,隸屬福建省。台灣設府置縣,從此被納入清朝中央政府管轄之下,加快了台灣從邊陲到內地化的進程。康熙時期,中國東北、西北、西南邊疆是康熙皇帝長年征戰之地,而以台灣為中心的東南沿海也是其用心經營的地區。他常對臣下說︰“今天下太平日久,曾經戰陣大臣已少,知海戰之法者益稀,日後台灣可虞。台灣一失,難以復得。”“朕思台灣、澎湖之地,關系甚大。”“即如台灣、南澳,人以為孤懸海外,無關緊要。自得其地,福建、廣東之賊,便無容身之地,所系匪輕。”正是在經營台灣的過程中,康熙皇帝逐漸萌發了海疆觀念。在其上諭中,已可見“海疆要地”之詞。顯然,在康熙皇帝心目中,台灣已經成為中國東南海疆的要地。

  追本溯源,康熙時期能夠把台灣納入中國東南海疆之內,正是因為此前鄭成功驅逐荷蘭殖民者,把台灣置于明鄭政權的統治之下。盡管是康熙皇帝最終完成中國領土與主權的統一,但鄭成功開創之功不可沒。歷史有時候很是吊詭。鄭成功與康熙時期平台主將施瑯本是一對世仇冤家,但是,從鄭成功驅荷復台到康熙統一台灣,正是完成中國領土與主權統一的一脈相承的兩個步驟,而這恰恰又是鄭成功與施瑯足以彪炳史冊的歷史貢獻。歷史的辯證法奧妙無窮。

  三、收復台灣對祖國統一的時代意義

  歷史證明,鄭成功收復台灣是康熙統一台灣的基礎。這是明清之際中國完成領土與主權統一先後相繼的兩個步驟。

  鄭成功驅荷復台對祖國統一有著重要的歷史啟示︰

  其一,任何外國勢力都不能阻擋中國統一。鄭成功當年揮師台灣,直接面對當時世界上最強大的殖民主義帝國荷蘭。鄭成功毫不畏懼,曾向荷蘭殖民者嚴正宣示中國對台灣的領土主權,有謂︰“台灣者中國之土地也,久為貴國所踞,今余來索,則地當歸我,珍瑤不急之物,悉听而歸。”這是何等無畏的英雄氣概!鄭成功率大軍圍困荷蘭人在熱蘭遮城達9個月之久,最終迫使荷蘭人簽訂投降條約而撤離台灣。鄭成功驅荷復台,掃除了中國完成領土與主權統一的外部障礙。這個歷史事實充分說明,中國人完全有能力主宰自己的命運。

  其二,國家領土與主權統一是歷史的必然。康熙皇帝在鄭成功驅荷復台的基礎上完成中國領土與主權的統一,使台灣成為大一統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清政府經營開發台灣200余年,台灣從福建省的一個府升格為台灣省,台灣由原來的邊陲海島在清末洋務運動之中一躍成為全國最先進的省份之一。1895年甲午戰後中日簽訂《馬關條約》,台灣被迫割讓與日本。1945年中國抗日戰爭勝利,遭受日本殖民統治50年的台灣又回到祖國懷抱。此次台灣的回歸,可謂“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最好例證。歷史難免有波折,但總會不斷前進。1949年之後兩岸再次分隔,幾多是非曲折,都將大江東去。回顧歷史,正視現實,統一乃歷史必然,回歸是大勢所趨。

  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堅定地宣稱︰“我們絕不允許任何人、任何組織、任何政黨、在任何時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塊中國領土從中國分裂出去,誰都不要指望我們會吞下損害我國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苦果。”今天,我們緬懷中華民族偉大的民族英雄鄭成功的光輝業績,對實現祖國統一的偉大事業和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都充滿了必勝的信心。

相關新聞

友情鏈接

 |  |  |  |  |  |  |  |  |  |  |  |  |  |  |  |  |  |  |  | 

統一之聲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