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  2019年第四期  > 正文

太阳城游乐园

日期︰2019-08-22 09:37 來源︰《統一論壇》雜志 作者︰曾曉栩

字號:      

  美國政府2017年12月發布《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將中國定義為“競爭對手”,將對華全面戰略競爭確定為國家安全戰略最高優先,以貿易戰在經濟和貿易領域遏制中國經濟發展,以“印太戰略”從安全領域對中國進行戰略制衡。“印太戰略”成為中美角力新戰場,“台灣牌”作為美國制衡中國重要籌碼,美國正不遺余力地把台灣納入“印太戰略”,美台雙方就“印太戰略”展開高調而又實質化的合作。美國拉台灣加入“印太戰略”對中國和平統一將構成新的挑戰。

  一、美國將對華全面戰略競爭確定為國家安全戰略最高優先

  中國與美國的政治制度、經濟制度、意識形態和價值觀有根本不同,特朗普政府認為中國正在意圖主導新的國際秩序,向世界推廣“中國模式”,打造一個“去美國化”的新秩序。2017年12月,特朗普政府發布的首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將中國定義為“競爭對手”,宣稱要與中國開展戰略競爭,強調中美關系的競爭性。2018年1月,美國國防部發布《國防戰略報告》,特朗普政府將競爭置于對華政策最前端和美國國家安全戰略頂部,戰略競爭已成為美國對華政策指導思想。美國《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案》明確指出,“與中國的長期戰略競爭是美國的最高優先,為此需要將包括外交、經濟、情報、執法及軍事等國家權力在內的要素整合起來,以保護和鞏固國家安全”。

  隨著特朗普政府將中國設定為最主要戰略競爭對手,特朗普及其團隊對中國進行大肆污蔑和攻擊,尤其是2018年10月副總統彭斯針對中國發表負面演講,為美國實施對華全面競爭戰略,在美國國內和國際社會上形塑了反華輿論基礎。美國政府和國會聯手,共和黨和民主黨兩黨一致對華強硬,媒體、智庫跟風炒作,美國政治精英在對華態度上表現出高度的非理性的一致。彭斯的演講主要面向三類听眾:美國國內民眾、地區國家以及全球伙伴,演講的目的是為塑造對華敵對態度奠定基礎,並為特朗普後續對華政策掃清反對意見。針對美國國內民眾,彭斯羅列了中國影響美國公共話語的“例子”,借此使美國民眾對中國的態度變得更加強硬。他還嚴厲警告美國企業,敦促他們不要協助中國的“壓迫行為”。針對地區國家和全球伙伴,他指責中國利用“債務陷阱外交”來擴大影響力,他所傳達的最重要信息是中國是一個重大威脅,各國應該與美國一道對抗中國。彭斯的演講向世界傳達了特朗普政府決意要遏制中國發展,並采取行動對中國施加壓力的信號。

  特朗普政府決策層內部各派對華態度亦逐漸呈現一致性。特朗普執政團隊在對華問題上分成四派︰以特朗普本人為代表的經濟民族主義者,主要關注美國經濟利益,注重解決對華貿易逆差問題;以貿易代表萊特希澤為代表的經濟現實主義者,擔憂中國在經濟實力上超過美國,主要目標是阻止中國獲得美國的高新技術;以財政部部長姆努欽為代表的經濟自由派,重點關注中國的市場,尤其是金融市場的開放;以副總統彭斯、總統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博爾頓和新任國防部部長埃斯珀為代表的國家安全鷹派,將國家安全政策視作解決國內外敵人的途徑,主要策略是與中國開展戰略競爭並遏制中國。各派之間在其他問題上意見分歧眾多,但在對華態度上卻逐漸形成共識,支持特朗普政府以經濟和安全手段“兩手硬”的方式,在經濟貿易和安全領域對華增大施壓,最大限度提升美國國家利益。

  二、美國推動“印太戰略”從安全領域對中國進行戰略制衡

  如果說特朗普的對華貿易戰是試圖在經濟和貿易領域遏制中國經濟的發展勢頭,那麼其“印太戰略”就是要在安全領域布局制衡中國。對特朗普而言,經貿戰略與安全戰略可以相互促進,相輔相成,因此在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之下,以“印太戰略”制衡中國顯得尤其重要。美國“印太戰略”的出台,已經深刻影響了整個地區的安全格局。

  (一)“印太戰略”的提出與政策化

  2017年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指出︰“中國尋求在印太區域取代美國,擴展其國家驅動經濟模式的範圍,並以有利于中國的方式重構該地區秩序。” 在特朗普看來,中國正利用經濟和軍事影響力挑戰美國的領導地位及現存國際秩序。“印太戰略”推行的意圖十分明確,就是制衡中國的發展。2017年10月18日,美國國務卿蒂勒森訪問印度之前,在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發表題為“下個世紀的美印關系”演講時首次提出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概念。11月,特朗普在亞洲之行時又多次提及,美國致力于與其盟友構建“一個自由開放的印太”,自此美國正式開啟“印太戰略”布局。2017 年12月18日,特朗普政府發布《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再次確認“一個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願景。“印太”這個詞被重復了 12 次,而以前常用的“亞太”卻幾乎沒被提及。“印太”包括從印度西海岸到美國西海岸的廣大區域,“印太”處于美國區域戰略的優先位置。

  進入2018年後,特朗普政府逐步將“印太”願景政策化並付諸行動。2018年1月30日,美國國務院負責南亞中亞事務的副助理國務卿丹尼爾?羅森布魯姆,在孟加拉國際戰略研究院發表題為“美國與印太地區”演講,闡述“印太願景背後的戰略”,以及美國計劃如何推進這一戰略。這是特朗普政府官員把“印太”概念與地區戰略關聯起來的首次政策表述。2018 年6月2日,美國國防部部長馬蒂斯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安全會議上明確提出“印太戰略”,宣稱美國將繼續留在印太地區,並將在安全、經濟與發展方面進行重大投資,以表明美國對盟國與伙伴的承諾。2018 年 5月30日,美國將太平洋司令部正式改名為印太司令部。7月30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美國商會主辦的印太商務論壇上提出構建一個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並對“自由”“開放”內涵作了說明,“開放”意味著以和平手段解決領土與海洋爭端,意味著公平對等的貿易關系、開放的投資環境、透明的協定以及內部關聯性的提升。特朗普政府“印太”概念已逐步成型為“印太戰略”,其核心在于共同維護一個有利于美國及其盟友、符合美國意志與利益的所謂“自由”“開放”“包容”“法治”的印太秩序。

  (二)“印太戰略”三大支柱

  特朗普試圖統籌印度洋和太平洋,依靠區域盟友平衡中國日益增強的影響力,並意圖提供與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相競爭的替代方案。美日同盟、美印關系及美日印澳四國集團是特朗普政府“印太戰略”三大支柱。

  第一,強化美日同盟,日本是“印太戰略”積極推動者。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是“印太戰略”的最先提出者,也是最為積極活躍的推動者。日本對中國的防範之心與美國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作為中國的鄰國,日本受中國發展影響較深,中日之間的領土爭議加重了日本對中國的戒備。在美國“印太戰略”機制下,日本的“印太戰略”以日美同盟為主導,積極構建“印太”海上安全新秩序,配合美國及其主導的“印太秩序”。一方面,拉攏印度對中國發展形成長期戰略牽制;另一方面,通過強化與印度、澳大利亞等國的政治、軍事關系,以海上安全合作形式,在印度洋、太平洋兩洋區域,建立多個以“自由、規則、法治”為基礎,擁有共同意識形態的“小聯盟”和伙伴關系網,使日本成為“印太”地區僅次于美國的領導力量,維護和拓展日本在該地區的國家利益。在2017年11月6日美日首腦記者會上,安倍晉三指出,“印太地區是擁有世界一半以上人口的發展中心。維持自由開放的海洋秩序是區域和平與繁榮的關鍵。日美兩國已達成共識,為印太的自由開放強化合作”。

  第二,提升美印關系,確認印度作為美國“防務伙伴”的地位。

  在“印太戰略”機制中,美國試圖借助印度制衡中國不斷擴大的影響力。印度對美國的戰略重要性上升,為了加重印度的“被中國包圍妄想癥”,有美國媒體渲染所謂中國圍堵印度的“海上珍珠鏈戰略”。印度海軍參謀長甦雷什?梅赫塔則回應,“這條串上的每顆珍珠都是中國海軍存在鏈條的一個環節,中國可能控制了世界的能源咽喉”。2017年6月,印度總理莫迪訪美,美國積極拉攏印度,不斷強調美國與印度是擁有共同民主價值觀的天然盟友。雙方發表聯合聲明稱美印將加強印太伙伴關系。特朗普再次確認了印度作為美國“防務伙伴”的地位,支持印度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鼓勵印度在阿富汗發揮更大作用。2017年8月,美印宣布將建立外交部部長和國防部部長參加的“2+2”對話機制,提升兩國戰略磋商級別。美國已把印度列為一個主要國防合作伙伴,並為向印度銷售尖端武器系統和分享技術鋪平了道路。“印太戰略”成功的關鍵一環是印度的戰略走向。美國及其盟友都一直鼓動印度在“印太”安全格局中發揮制衡中國的“急先鋒”作用。但是印度作為不結盟運動的創始國,對“印太戰略”的呼應態度曖昧。印度不排除選擇“軟制衡”戰略,即積極與美日澳進行安全方面的合作,但又不結盟,在中美之間兩面逢源,獲得更多戰略好處和優勢。對印度搖擺的態度,特朗普很不滿意,2019年6月宣布取消對印最惠國待遇,對印度進行施壓,企圖讓莫迪乖乖合作。

  第三,推動美日印澳四國集團(Quad),建立菱形區域安全架構。

  為了實現“自由開放的印太”,日本一直積極配合美國。2017年9月安倍晉三訪問印度,日印發表《致力于自由開放繁榮的印太》聯合聲明,雙方就推進美國和印度兩國海軍及日本海上自衛隊三國聯合訓練達成協議。安倍晉三利用中印洞朗邊境對峙事件剛結束的時機積極拉攏印度,試圖借助印度制衡中國。2017年10月25日,日本外務大臣河野太郎提議美國、印度、澳大利亞進行首腦級別戰略對話,以亞洲的南海經印度洋至非洲這一地帶為中心,由四國共同推動自由貿易、基礎設施投資以及防衛合作。2017年11月12日,在日本的積極協助下,美日印澳四國外交官舉行近十年來首次“四方會談”。白宮把特朗普推動四國集團的努力列為特朗普執政第一年在外交方面的一大政績。在美日兩國主導下,四國達成共識決定共同合作以建立一個“自由、開放、繁榮和包容的印太區域”。通過強化四國集團,美國企圖打造以美國為主導,以日本為東部支點,以印度為西部支點,以澳大利亞為南部支點的菱形區域安全架構。

  (三)“印太戰略”以排他性戰略機制制衡中國

  特朗普政府“印太戰略”是在美國確立對華全面戰略競爭的背景下推行的,是美日印澳等國家對中國實施的排他性機制制衡,其目的是通過建立排除中國的機制來制衡中國在該地區的影響。“印太戰略”通過兩種方式制衡中國,一方面,“印太戰略”將使中國在該地區事務中處于一種孤立狀態,通過這種形式,迫使中國為打破這種孤立,不得不在一些地區事務上作出讓步;另一方面,“印太戰略”通過增加機制內國家間的合作與協調,共同對付中國這一“共同對手”,這種合作與協調不單是安全方面的,還包括經濟層面,甚至涵蓋更寬廣領域的戰略制衡。“印太戰略”機制內國家間的合作越緊密,其對機制外國家的制衡程度就越高,也越容易取得成效。“印太戰略”的不斷完善將會給中國造成全方位挑戰。

  三、美國正式將台灣納入“印太戰略”一環以抗衡中國大陸

  “印太戰略”既包括美日、美澳緊密的同盟關系,也包括美印防務伙伴關系,還包括美日韓、美日澳、美日印澳、美國-東盟峰會等對話機制,美國還有意引入英國、法國、加拿大等區域外勢力合力推進這一戰略。“印太戰略”成為中美角力的新戰場,“台灣牌”作為美國制衡中國的重要籌碼,美國正不遺余力地把台灣納入“印太戰略”,在“印太戰略”下推進美台關系實質化,美台雙方就“印太戰略”高調展開合作,台灣正在深度融入“印太戰略”,以抗衡中國大陸促統的壓力和緩解民進黨執政困境。

  2017年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將涉台內容放在“印太區域戰略”的“軍事安全”部分,強調美台有“共同價值觀”和幫助台灣加強“防御能力”和“反遏制能力”。2018年7月18日,美國國防部印太事務助理部長薛瑞福在傳統基金會演講,提到台灣是美國印太戰略的伙伴。2018年年底,美國國會通過《亞洲再保證法案》,正式將台灣納入美國印太戰略的一環。2019年4月,美台宣布成立“印太民主治理咨商機制”,作為雙方定期對話機制,首次對話預計9月在台北舉行。2019年6月1日,美國國防部公布2019年《印太戰略報告》,將台灣列為美國必須在印太地區加強伙伴關系的4個民主“國家”之一。報告在“加強伙伴關系”部分指出,在印太地區 “新加坡、台灣、新西蘭及蒙古是美國可靠的、有能力的天然伙伴”,它們“對美國在全世界使命做出貢獻,並且積極采取步驟維持一個自由和開放的國際秩序”,美國希望能夠在印太地區不斷茁壯的關系中復制這些關系。關于台灣部分,美國追求與台灣的強勁伙伴關系,也會忠實地執行《與台灣關系法》,作為對印太地區更廣泛承諾的一部分。美國與台灣的防務接觸“目標在于確保台灣依然安全、自信,不受恫嚇,並且能夠和平及富有成效地以自身的條件與中國大陸交往”。

  台灣當局熱烈響應“印太戰略”,擺出全面跟從的姿態。2017年12月11日,蔡英文與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會面聲稱,台灣是“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的相關者”,“有能力也有意願與美國在印太區域共同合作”,積極把台灣推進到美國“印太戰略”的防御範疇,還在外事部門“亞太司”專設“印太科”等執行機構,提升台灣在印太區域的地位和能量。2018年10月10日“雙十慶典”期間,蔡英文稱 “印太地區與兩岸關系的復雜度正在升高”,在印太地區“台灣擁有重要的地緣戰略地位”。2019年3月,蔡英文出訪太平洋三島國前表示,台灣和美國有堅實合作關系,感謝美國讓台灣正式成為“印太地區”最重要民主伙伴之一。2019年 5月,美國《外交政策》官網刊登蔡英文文章《台灣自主發展的民主仍需美國的伙伴關系》(Taiwan’s Self-Made Democracy Still Needs U.S. Partnership),稱贊“美國政府堅定不移,以決心和毅力響應我們的伙伴關系所面臨的挑戰。美國國會也不斷展現跨黨派支持,以無異議方式通過《台灣旅行法》加強對台關系,證明了當年起草《台灣關系法》的創意和承諾,至今仍存續于美國國會”。

  四、台灣加入“印太戰略”帶給兩岸和平統一的挑戰

  (一)美國將在“印太戰略”機制下協防台灣挑戰和平統一

  美國把台灣納入“印太戰略”機制,以“印太民主治理咨商機制”和“強勁安全伙伴關系”一軟一硬手法,著手建構美台“印太戰略”關系,其意不只在于打“台灣牌”。美國把台灣納入“區域集體安全”一環,將美台關系從美國對華政策中單列出來,在“印太戰略”機制內重塑美台關系,美台之間不再僅僅是“雙邊關系”,如果台海發生沖突,在“印太戰略”機制下,不僅僅只有美國協防台灣,美國還有可能敦促日本和其他戰略盟友共同“協防台灣”。蔡英文當局認為,美國的“印太戰略”為台灣在面對內外挑戰時,提供了相對有利的外部環境,蔡英文版的“印太戰略”重點規劃讓台灣在安全上和美日等國的“印太戰略”接軌,以創造一個有利于台灣的戰略均勢。這將對中國和平統一造成嚴峻挑戰。

  (二)美國以“印太戰略”制衡中國大陸將使台灣處于相對危險的境地

  台灣加入“印太戰略”,蔡英文當局在安全戰略上完全依賴美國。為提升台灣的防衛能力,保證台灣在印太這一環的戰力,美國不斷向台灣出售武器。2019年,美國《中國軍力報告》將中國大陸形塑成印太地區的強權,美國國防部既以此向美國國會爭取更多軍事預算裝備美軍,又促使國會頻頻通過大額對台軍售案,並將對台軍售定期化,幫助台灣打造“不對稱”作戰能力。而蔡英文當局不僅透過軍購強化防御能力,也努力推動“國機國造”“國艦國造”,台灣的軍工高科技產業還尋求加入美國國防部的“可信代工計劃”,透過台美合作進入國際供應鏈。

  美軍印太司令戴維森在“美國在印太面臨的國家安全挑戰與軍事活動”听證會上,信誓旦旦地表示印太司令部會“改善台灣軍隊內部的聯合互操作性,改善台灣的訓練,支持台灣的軍事和專業發展”。作為美國的戰略棋子,一旦失去自主性,台灣就沒有其他選擇,只能按照美國的利益要求行事。美國以“印太戰略”制衡中國大陸,並不在意台海未來是不是會成為戰場。美國推動兩岸間新一輪的軍備競賽,並不會給台灣帶來安全,兩岸關系恐將更為緊繃,反而使台灣處于相對危險的境地。

  (三)蔡英文當局以“印太民主燈塔”對抗“一國兩制”台灣方案

  “印太戰略”還包括民主與治理的“良政”部分。美國國務院2018年公布的《在印太區域的安全合作》,將“支持良政與自由”等納入主要目標,針對性鼓吹“自由”就是“可以依據某種主權方式追求其選擇的道路”。2019年9月將在台北舉行的美台“印太民主治理咨商機制”,將以“更密切且直接的合作,共同在印太地區推動人權、民主及良政治理等核心價值,維護區域自由及法治秩序”。可以預見,蔡英文當局將繼續宣揚西方民主的優越性,繼續鼓吹台灣“印太民主燈塔”的“光輝形象”,更會借機攻擊和抹黑中國大陸的政治制度,特別是“一國兩制”台灣方案。

相關新聞

友情鏈接

 |  |  |  |  |  |  |  |  |  |  |  |  |  |  |  |  |  |  |  | 

統一之聲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