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  歷史沿革  > 正文

嘟嘟棋牌

日期︰2012-10-23 15:41 來源︰《中國西藏基本情況叢書—西藏歷史》 作者︰陳慶英

字號:      

 

  12世紀末到13世紀初,蒙古族在北方草原興起,1206年成吉思汗在統一蒙古各部建立蒙古汗國後,走上了創建中國各地區和各民族空前大統一的新王朝的道路。在這一歷史巨變過程中,廣大藏族地區也先後匯入統一的洪流。西藏地區也加入這一中國走向統一的歷史進程,是藏族地區與中原地區、北方草原地區長期經濟、文化和政治交往帶來的必然結果。

          
           薩迦派主寺——薩迦寺

             
              薩迦法王(塑像)

  在滅西夏及西征中亞的戰爭中,蒙古王室與藏族及藏傳佛教發生了接觸和交往,1218年成吉思汗在西征中亞時曾率兵進入喀什噶爾、于闐等地,還追擊逃敵直到印度西北,曾經打算通過阿里返回蒙古,走了一段後中途折回。當時可能有一支蒙古騎兵從葉爾羌南下進入到西藏西端的阿里(包括現今在境外的拉達克),佔領了部分地區,設置過都元帥。1235年,蒙古首次分路出兵大舉進攻南宋,窩闊台命其子闊端負責指揮西路,由陝甘南下四川。闊端在進軍中,經過秦、隴一帶藏族地區,招降了一些藏族首領。為了鞏固對西夏故地和甘青藏族地區的統治,保障蒙古軍南下四川時的側翼安全,闊端決定對西藏采取軍事行動,把藏族地區納入蒙古汗國的統治。經過短期準備,約在1239年闊端派部將多達那波帶領一支蒙古軍隊,從甘、青藏區出發,前往西藏。由于西藏分散的教派和家族勢力無法組織有效的抵抗,蒙古軍很快就打到拉薩北面,控制了西藏主要地區,並設立驛站供應物資。接著,多達那波轉而尋求與藏傳佛教的主要領袖人物建立關系。看來他很清楚西藏各教派當時的情況,因此他首先找的是前藏地區影響最大的止貢寺的京俄仁波且扎巴迥乃(1175-1255),請他到蒙古去會見闊端。雖然扎巴迥乃當時擔任止貢寺的住持,但是他並不完全屬于止貢噶舉派,而是屬于帕竹噶舉派,他出身于今西藏桑日縣境內帕木竹地方的朗拉色家族(亦稱朗氏),曾經擔任帕竹噶舉的主寺丹薩替寺的住持。扎巴迥乃雖然代表西藏僧俗首領向多達那波呈獻了西藏戶籍,表示歸附,但是對去蒙古卻故意推托,他向蒙古人推薦薩迦派的薩迦班智達,請他們邀請薩迦班智達,他還鼓動和資助薩迦班智達前去,促成了薩迦班智達前往涼州會見闊端。

             
                薩班貢嘎堅贊像

  薩迦班智達貢噶堅贊(1182—1151)是薩迦五祖中的第四祖,幼年即跟從伯父扎巴堅贊受戒出家,後又以1204年進藏的印度高僧喀且班欽釋迦室利為師受比丘戒。他精通大小五明,著述很多,曾雲游烏思藏各地,有許多弟子,對政教事務和講經傳法有豐富經驗,是當時西藏佛教人士中最著名的大師之一,他主持的薩迦派是當時後藏地區實力最強的一派。在接到闊端的邀請信後,他慨然應允前往涼州。在動身之前,他對薩迦派的事務做了仔細安排。看來薩迦班智達對他去涼州後可能發生的各種情況都作了充分考慮,為了將薩迦派教主的職務按習慣順利地傳給其佷子八思巴,所以他決定把人思巴兄弟帶在身邊,同去涼州。薩迦班智達一路上會晤了各地僧俗領袖,解釋他去蒙古是為佛教及眾生的利益,特別是他因扎巴迥乃的請求到止貢寺會見,接受扎巴迥乃贈給的財物,這表明薩迦班智達到涼州並不僅是他個人或薩迦派一派與蒙古汗國之間的關系,他是代表包括京俄仁波且扎巴迥乃在內 的西藏地方的主要僧俗首領,前去涼州與闊端會談和建立關系的。

             
         薩迦派第五祖師八思巴?洛追堅贊(玉雕像)

           
              八思巴文的“樞密院印”

  薩迦班智達一行經過近兩年的跋涉,于1246年8月抵達涼州,並在1247年年初與闊端會談,議定了西藏歸附蒙古汗國的辦法,主要是西藏各僧俗首領向蒙古降附納貢,承認是蒙古汗國的臣民,接受蒙古的統治,而蒙古則維持原來的各地僧俗首領的職權,並正式委任給相應的官職。薩迦班智達以佛教領袖的身份將這些條件轉達給西藏各個僧俗領袖,並規勸他們接受。薩迦班智達從涼州給在西藏的僧俗首領和親友弟子發出許多信件,向他們指出,為了佛教和藏族的長遠利益,應當放棄武力抵抗的打算,按照商定的條件歸順蒙古。這些信件中最著名的是《薩迦班智達貢噶堅贊致烏思藏善知識大德及諸施主的信》(亦譯《薩迦班智達致蕃人書》,全文收入《薩迦世系史》中)。

  1251年年底,薩迦班智達在涼州去世。臨終前他將自己的法螺和衣缽傳給八思巴,並將眾弟子托付給八思巴,使八思巴成為薩迦派的第五任教主。此時八思巴僅17歲,隨即開始了他的宗教和政治活動。1251年蒙哥汗繼位為蒙古的大汗,為調整蒙古各宗王貴族的關系,進行新的分封,隨即下令在蒙古汗國統治下的各個地區進行擴戶,即清查戶口。這次範圍廣泛的擴戶,也包括藏族地區在內。在派人進藏清查戶口後,蒙哥汗將西藏分封給自己的兄弟,蒙哥汗得到前藏的止貢和後藏的藏郭莫(似即後來的曲彌萬戶),忽必烈得到前藏的蔡巴,旭烈兀得到前藏的帕竹、雅桑和湯卜赤,阿里不哥得到前藏的達隆巴,闊端一系保留了薩迦作為封地。這些蒙古王子在西藏得到封地,又與該封地內的主要教派聯系,把其宗教首領奉為自己的上師,還把地方首領委派為自己的官吏。止貢、帕竹、蔡巴萬戶就是在這個時期建立起來的。

          
          八思巴覲見元朝皇帝忽必烈圖(壁畫)

          
        元帝賜薩迦派首領的八思巴文“灌頂國師之印”

  1252年6月忽必烈奉蒙哥之命,從甘肅進攻四川,駐兵于六盤山。因四川南宋軍民堅壁清野,依山險抵抗,蒙古軍進展困難,于是忽必烈向蒙哥奏請,以蒙古騎兵繞道藏族地區,攻取雲南大理,對南宋采取大迂回大包抄的戰略。蒙古軍的這一戰略,在軍事史上是沒有先例的,要穿過數千里人煙稀少的藏族游牧地區,在沒有後勤保障的情況下,就需要依靠已經和蒙古建立起關系的藏族首領的支持和幫助。正是在這種情況下,忽必烈派人去請在涼州的薩迦班智達和在康區一帶活動的噶瑪拔希到六盤山與他會見。當時因薩迦班智達已經去世,八思巴應召到六盤山會見忽必烈,雙方建立了密切的關系。在1253年新年之際,八思巴給忽必烈傳授了薩迦派的喜金剛灌頂。《薩迦世系史》說忽必烈接受灌頂時,還賜給八思巴羊脂玉制成的印章以及瓖嵌珍珠的袈裟、法衣、傘蓋、金鞍、乘馬等,實際上通過這種關系,八思巴成為忽必烈在宗教方面的參謀和助手,並跟隨忽必烈到開平府居住。噶瑪拔希到忽必烈的營帳比較晚,忽必烈對噶瑪拔希也很感興趣,要求他長期留在自己身邊。但是噶瑪拔希沒有答應,而是辭別忽必烈到涼州、甘州一帶傳教,此時蒙哥汗得知他的行蹤,幾次遣使前來迎請,噶瑪拔希接受邀請,于1256年到達在漠北的昔刺兀魯朵的蒙哥汗的營地。他向蒙哥汗和阿里不哥傳授佛法,受到封賞,蒙哥汗還賜給他一頂黑色僧帽,因此其轉世系統被稱為噶瑪噶舉黑帽系。忽必烈即位後,噶瑪拔希一度因為有支持阿里不哥與忽必烈爭奪皇位的嫌疑而被關進監獄,不久忽必烈又準其回藏。在元代西藏的十三萬戶中,噶瑪噶舉派沒有自己掌握的萬戶府,但是其宗教影響卻一直很大。黑帽系三世活佛攘迥多吉(1284—1339)曾兩次受元朝皇帝的召請到大都傳法,元順帝曾封他為“圓通諸法性空佛噶瑪巴”、“灌頂國師”,並賜給玉印,封誥等。黑帽系四世活佛乳必多吉(1340-1383)也很有名,1356年元順帝就傳旨命他進京,他于1358年從楚布寺寺出發,1360年到達大都,在元順帝宮廷中活動了四年,被封為“大元國師”,賜給他玉印,1363年他離開大都回藏。他的侍從人員中還有被封為國公、司徒的,都得到賜給的印信封誥。

             
    1304年,元朝帝師仁欽堅贊頒給薩迦派僧人保護寺院的法旨

          
        元帝賜給薩迦派首領的玉印“薩”字印及印文

  1259年蒙哥汗在率兵攻打南宋時在四川軍中去世,1260年3月,忽必烈在一批王公大臣的擁戴下,在開平宣布即位為大汗。同年5月,阿里不哥也到合一批宗親貴族,在阿勒台住夏之所宣布即大汗位。雙方隨即展開一場激烈的爭奪汗位的戰爭。到1264年7月,阿里不哥一方戰敗,被迫歸降忽必烈。忽必烈坐穩大汗寶座,使他得以擺脫蒙古貴族中的守舊勢力的牽制,放手變通祖制,參用漢法,吸收漢地歷代王朝的經驗,建立新王朝的統治體制。因此可以說,忽必烈即位標志著蒙古汗國轉變為中國的新王朝——元朝。還在1260年年底,忽必烈就封八思巴為國師,賜給玉印,命他總管全國的佛教事務。1264年,忽必烈又派八思巴和他的弟弟恰那多吉從大都動身返回西藏,臨行時,忽必烈賜給八思巴一份《珍珠詔書》,並封恰那多吉為白蘭王,賜給金印。對他們兄弟的這種封賜,顯然與委托他們去辦理藏族地區的行政管理事務有關。就在這個時期,忽必烈在中央政府中設立總制院(到1288年改名為宣政院),作為掌管全國佛教事務和藏族地區的行政事務的中央機構,並命國師八思巴領總制院事,國師之下設總制院使掌管日常事務,院使之下還有同知、副使、僉院等官員。宣政院的院使初設時為兩員,後增減不一,最少時為一員,多時至六員、十員。《元史?釋老傳》說︰“其為使位居第二者,必以增為之,出帝師所闢舉”,《百官志》說︰“其用人則自為選,其為選則軍民通攝,僧俗並用。”可見宣政院自己有一定的人事權,其官員中有僧人,也有俗人,有蒙古貴族,也有藏族人,擔任過宣政院院使的最著名的藏族人是忽必烈的丞相桑哥。宣政院使作為朝廷重要官員,是由皇帝直接任命的,這就確定了八思巴建立的西藏的行政體制從一開始就是與元朝中央的行政體制相聯系的,是元朝行政體制的一部分。而且八思巴的領天下釋教特別是統領藏傳佛教各派寺院和僧人又同時領總制院事的這種身份,標志著忽必烈和八思巴對西藏行政體制的設想是政教結合、僧俗並用的一種行政體制。元朝在藏族地區設置的各級機構的高級官員,由帝師或宣政院舉薦,上報皇帝批準,授與金牌、銀牌、印章、宣敕。從藏漢文史料看,藏族世襲貴族和佛教僧人任職的,多由帝師舉薦,宣慰使、都元帥、達魯花赤等官職,多由宣政院舉薦。宣政院還要管理西藏地方的法律執行情況,派員進藏清查戶籍,審理萬戶之間的糾紛,復核案件。另外,宣政院還要配合樞密院負責元朝在藏族地區的軍事行動。

            
  八思巴文鐵質金字牌(此為元帝賜給薩迦派首領的識別證件,牌上文字內容是︰“靠長生天的氣力,皇帝聖旨,誰若不從,即要問罪”)

          
     帝師印文為八思巴文︰“大元帝師統領諸國僧尼中興釋教”

  八思巴1265年返回西藏後,依照西藏各個地方政教勢力管轄範圍的大小,將他們劃分為千戶和萬戶,委任各政教首領擔任千戶長和萬戶長,歸屬元朝扶植的薩迦地方政權管理。這個政權的最高首領即是八思巴,1269年八思巴返回大都,進獻他遵照忽必烈的詔命創制的蒙古新字,忽必烈晉封他為帝師,以後元朝始終設置有帝師一職,多數情況下由薩迦款氏家族的成員擔任,在款氏家族無人擔任時,則由薩迦派的高僧擔任。八思巴以後是歷任帝師。當帝師住在大都時,薩迦政權即由薩迦寺的住持即通常所說的薩迦法王負責。由于帝師和薩迦法王都是出家僧人,又設薩迦本欽,在帝師和薩迦法王之下負責具體的行政事務,薩迦政權直接管轄有約一個萬戶的屬民,故專設朗欽管理。八思巴還仿照蒙古宗王的怯薛組織(掌管宿衛的侍從機構)為自己設立拉章組織,由一批侍從官員組成,後來拉章制度為許多宗教首領效仿,成為藏族地區掌管一方政教權力的宗教領袖必需的侍從組織。各個萬戶和千戶中,有的萬戶長和千戶長還直接到大都朝見,得到元朝皇帝的封授。藏文史籍習慣上說元代西藏劃分為十三個萬戶,實際上各個萬戶的設置以及他們和薩迦的關系前後有過一些變化。

          
            元帝也孫鐵木爾給薩迦派的聖旨

  約在1280年,在平定薩迦統治集團內部斗爭即貢噶桑布之亂和八思巴去世之後,元朝在西藏地區設置了烏思藏宣慰司,到1292年平定止貢派反對薩迦派的戰亂後,忽必烈依宣政院的建議,又把烏思藏宣慰司與納里速都元帥轄區合起來,設置烏思藏納里速古魯孫等三路宣慰使司元帥府。烏恩藏納里速古魯孫等三路宣慰司都元帥府的官員,除從地方僧俗領主中委任的萬戶、千戶之外,見于《元史》百官志記載的有︰宣慰使五員,同知二員,副使一員,經歷一員,鎮撫一員,捕盜司官一員。此外,附屬于宣慰使司都元帥府的有︰納里速古兒孫元帥二員,烏思藏管蒙古軍都元帥二員,烏思藏處轉運一員,擔里管軍招討使一員,擔里脫脫禾孫一員。它主要的職責是傳宣政令、管理驛站和元朝在西藏的駐軍。從藏文史料看,有一些薩迦本欽曾經在元朝中央的宣政院擔任官職,然後回西藏擔任薩迦本欽,有的薩迦本欽還同時兼任烏思藏宣慰使的職務。例如薩迦本欽甲哇桑市曾經為帝師貢噶堅贊掌文書,作為貢噶堅贊的侍從到朝廷,先被任命為宣政院的官員,後來又被任命為烏思藏本欽,返回西藏,娶妻生子。後來他又再次到朝廷,多次擔任宣政院的長官,得到過封詔,前後在朝廷住了十八年。後來他又回到薩迦,再次擔任薩迦本欽。大司徒繹曲堅贊說“他是官至一品的官員,他是榮祿大夫,三任院使,要撤職或處死,只有皇帝才有權。”元朝還幾次派遣官員入藏,在薩迦本欽的配合下,清查西藏各地的戶口,確定各個萬戶的貢賦,並且建立驛站以及保證驛站交通的烏拉差役制度,在此基礎上,元朝在西藏屯駐軍隊,設立各級官府,以保證對西藏的統治和政令的推行。

             
           薩迦桑杰貝帝師頒給仁欽崗巴的法旨

  在元朝扶植下掌握西藏地方權力的薩迦款氏家族,在八思巴去世後不久,就出現內部的權力斗爭。先是八思巴的佷子達瑪巴拉繼任帝師後,宣稱他的叔伯兄弟達尼欽波桑波貝不是真正的薩迦款氏家族血統,由忽必烈將其流放到江南杭州。直到達瑪巴拉去世後沒有繼承人,元成宗才把達尼欽波桑波貝接回,承認他是款氏家族成員命他多娶妻生子,因此達尼欽波桑波貝有七個妻子,十二個兒子。1322年達尼欽波桑波貝去世後,家族內部矛盾又有發展,1325年在達尼欽波桑波貝的兒子帝師貢噶洛追堅贊的主持下,將他眾多的異母弟兄們劃分成了細脫、拉康、仁欽崗和都卻四個拉章系統,把薩迦款氏家族從元朝得到的權勢和封爵分配給了他四個庶母的兒子們。細脫拉章得到了薩迦寺的法座,拉康拉章得到了帝師的職位,仁欽崗拉章似乎是與細脫拉章分享薩迦法座的繼承權,都卻拉章得到的是白蘭王的封爵。在薩迦寺總的法座之下;各個拉章又有自己的座主,父子相承。在經濟上各個拉章擁有各自管轄的屬民、莊園和城堡。薩迦派盡管與往昔一樣得到元朝的大力支持,各個拉章也都有顯赫的官職,仍凌駕于烏思藏十三萬戶之上;但在後來遭到帕竹萬戶強有力的挑戰時,內部分裂松散的弱點均暴露無遺,造成薩迦派的權勢迅速瓦解。

              
             元帝封“白蘭王”印及印文

  正當薩迦地方政權危機四伏、內部紛爭不休之時,在山南雅隆河谷,帕竹萬戶正在朗氏家族的絳曲堅贊(1302—1364)的領導下不斷積蓄勢力,悄然興起。繹曲堅贊少年時曾被送到薩迦去當薩迦首領達尼欽波桑波具的侍從,學習佛教,同時也學習辦理行政事務的知識,這是當時西藏各個萬戶的貴族首領和薩迦保持關系的一種習慣做法。1322年維曲堅贊出任萬戶長後,整頓吏治,發展經濟,並訓練出一支戰斗力較強的軍隊。繹曲堅贊認為,以前旭烈兀的封地範圍都是帕竹萬戶的領地,至少是忽必烈及宣政院歷次頒發文告聖旨中規定的領地,凡是在前幾任萬戶長時丟失給其他萬戶的,都應該收回。他的這一想法不僅符合元朝的法度,也符合復興的帕竹大小領主及屬民的願望。經過十幾年中的多次挫折,絳曲堅贊終于打敗了和帕竹有領地爭端的鄰居雅桑萬戶,收回了失地。薩迦不願意帕竹萬戶過分強大,以調解糾紛的名義來壓制帕竹,幾次想以合法的名義撤換繹曲堅贊,都因繹曲堅贊的抵制而失敗。1346年薩迦本欽甲哇桑布糾集同樣不願帕竹強大的蔡巴萬戶和羊卓萬戶的軍隊,兵臨乃東城下,在繹曲堅贊和雅桑萬戶長在本欽面前訴訟時逮捕繹曲堅贊,逼迫帕竹交出乃東,由于繹曲堅贊事先作了安排,本欽未能佔領乃東,只好將繹曲堅贊押解到後藏。正在這個關鍵時刻,薩迦發生內爭,甲哇桑布被撤職,繹曲堅贊被放回乃東。1348年8月,薩迦本欽旺尊調集蔡巴、羊卓等萬戶聯軍再次進攻帕竹,由于薩迦臨陣易帥,指揮失利及內部不和,在萬眾一心、背水一戰的帕竹軍隊的面前節節失利,屢屢敗陣,帕竹佔領了雅桑大部,迫使蔡巴萬戶割地求和。1350年繹曲堅贊派遣使者進京奏報,元順帝承認了繹曲堅贊的既得權力和地位,賜給萬戶長銀印兩枚。1253年帕竹再次打敗薩迦糾集的蔡巴、止貢等萬戶的軍隊,並利用薩迦的內部矛盾,與甲哇桑布結盟,反攻到薩迦,佔領了薩迦寺和烏思藏的大部分地區,取代了薩迦派在西藏的統治地位。1358年,繹曲堅贊正式從薩迦派手中收繳了薩迦本欽的大印,並按元朝皇帝的聖旨經辦帝師索南洛追赴京就職事宜。1260年,綠曲堅贊再次派遣喜饒扎西等人進京,請求元朝皇帝的加封。元順帝賜給繹曲堅贊虎鈕印章和封詔,規定貢噶、仁蚌等前後藏地區為繹曲堅贊的轄地,冊封繹曲堅贊的部下釋迦仁欽為曲彌萬戶長。在乃東當著蒙古都元帥和烏思藏宣慰司官員,舉行了宣讀封詔的盛大儀式。接著按帕竹派的舊規,在丹薩替寺隆重舉行了繹曲堅贊啟用新虎鈕印章(相當于原薩迦本欽的印章)的儀式,這標志著帕竹地方政權取代薩迦地方政權管理烏恩藏地區過程的正式完成。

           
         元帝賜薩迦派首領的八思巴文“灌頂國師之印”

           
              元朝皇帝所賜帝師之印

           
          以八思巴與其母名義書寫的金汁《甘珠爾經》

  在元代,由于國家統一,西藏社會比較穩定,經濟有了較大的發展,西藏的科技文化事業也成果造出,這是西藏歷史上科技文化最為繁榮的時期之一。由于元代佛學的發展,各種譯經、注疏、著述學風的形成,帶動了其它諸如歷算、醫學、天文、藝術、文學、歷史等各個學科領域學術活動的開展,並對後世的科技文化產生了不小的影響。元朝時期,薩迦地方政權也十分注重文化建設,八思巴往來于薩迦和大都之時,注意收集各種古籍和經典。與此同時,一些印度、克什米爾、尼泊爾等地的僧人前往西藏或薩迦講經听法,也帶來不少佛經典籍。八思巴每得到一種新的圖書,總要命人抄寫、譯校,保存在薩迦。一些重要的佛經,往往還要用黃金、寶石研成粉末和汁液書寫,以期長期保存。這些佛教經典都珍藏在薩迦寺內,薩迦南北兩寺當時都有數量眾多的藏書,僅薩迦南寺的藏經牆,保存至今的佛教典籍多達六萬多函,其中還有不少曠古稀世的貝葉經文獻,以其抄寫精美、規格宏大而著稱于世。在元代,西藏還編纂和繕寫過好幾部大藏經。最負盛名的莫過于納塘本大藏經,和布頓及蔡巴?貢噶多吉分別編纂的《丹珠爾》和《甘珠爾》目錄。它們對後世的大藏經木刻版的編篡和刊印都產生了重要的影響。雄敦多吉堅贊等人從1260年開始到1286年的二十多年中,在八思巴等薩迦派首領的支持下將古印度學者旦志所著的講述修辭學理論的著名著作《詩鏡論》譯成藏文,並進行了一些修訂,這在藏族文學史具有重要的意義。《詩鏡論》經過藏族文人的消化吸收後,在藏族的文學中逐漸形成了一種嶄新的文學創作風格流派——詩鏡論流派。音樂、美術在元代時期也有了新的發展。音樂領域內的重大成果首推薩迦班智達?貢噶堅贊的名著《樂論》。在藝術方面也獲得了巨大的成就,集建築、雕塑和繪畫三種藝術形式為一體的薩迦寺和夏魯寺就是其中最為杰出的代表作。據考證,薩迦南寺大經堂的八思巴朝見忽必烈和密集金剛等密宗內容壁畫和羅朗拉康中的呼金剛壁畫殘片為元代時期作品。作品精美細膩,體現出中亞和元代中原藝術影響的痕跡。薩迦守壁畫中最為著名的為壇城壁畫,據記載本欽?阿迦侖扎西時期,曾在大殿頂層一共繪制了639幅壇城壁畫。這些壁畫影響到夏魯、納塘、澤當和明代白居寺等寺院壇城壁畫的制作。夏魯寺在元代前後歷經三次不同規模的修耷和擴建,最後定型于古相?貢噶頓珠和布頓大師時期,系元朝宮廷式藝術影響下的藏傳佛教寺院建築,吸收了內地的歇山琉璃式樣和元代宮殿式結構,為典型的藏漢合璧式建築。史學方面在元代也涌現出一批現代學者們推崇的重要歷史著作。八思巴創制的蒙古新字(即八思巴宇)得到了廣泛的推行和使用。此外元朝還用八思巴字刻版印行過《蒙古字孝經》、《大學衍義擇文》、《忠經》、《蒙古字百家姓》、《蒙古字訓》和蒙文譯本《薩迦格言》等書籍,在當時推行政令、傳播文化方面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元代在北京和杭州形成了兩個藏傳佛教藝術創作中心。藏傳佛教藝術伴隨著藏傳佛教在內地的傳播而被介紹到內地,主要包括佛塔、佛寺的興建和金屬、石刻造像及木刻;有許多重要文物遺留至今,如北京妙應寺白塔、居庸關雲台、杭州飛來峰密教石刻等。至元年間在大都進行的藏漢文佛典對勘,則極大地推動了藏傳佛教與漢地佛教的文化交流。

             
  江孜白居寺新佛塔上的佛眼,形似印度教濕婆神。融合薩迦、噶當、格魯三教派建築風格的白居寺始建于1414年

 
文章來源: 《中國西藏基本情況叢書—西藏歷史》
作者: 陳慶英

相關新聞

友情鏈接

 |  |  |  |  |  |  |  |  |  |  |  |  |  |  |  |  |  |  | 

統一之聲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